二八杠规则


拌三鲜蜇皮

主料:海蜇皮

辅料:白菜、红椒、葱、姜、蒜

调料:盐、味精、香油、醋、蚝油

烹制方法:
1、将海蜇反复清洗去掉杂质与盐分,锅中加水烧至8成热时将海蜇放入,立刻离 可爱又实用,这种企画真是无人能抗拒的了!来看拉拉熊最新企画推出的吊袋,可以调挂在胸前当证件套,也可以侧背当作小钱包,心情不好抱在胸前也是乱开心一把,这种宝物背在身上、爽在心裡!一共四款,大小约22X16X5公分,日币参考售价1029圆,有兴趣快上网找找吧!


曾经,有一个学生诚惶诚恐的来请教他的老师,

学生问:「老师,请问我要怎麽样做,才能够学会您所有的智慧呢?」

这个学生的老师,是一位深具智慧的老师,他听到学生这样的问题,笑了笑之后,

反问学生说:「那麽,你认为应该怎麽样,才能够 Messenger

来来往往的讯息 叮叮咚咚的声音

代表热闹的登登登....

忙碌的跳跃 愉悦忙碌/>也没想过自己在朋友面前隐藏的那麽好。。。
是自己骗自己?

还是朋友们都发现了。。。
只是没有说出来。。。
向你表白过,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>我喜欢你
也没有甚麽目的。。。
也没有追求过你。。。
只是坦荡荡的说出来。。。

只是默默的在你身边守护你。。。
虽然你身边不缺乏护花使者。。。
当你流泪时, FUKADAC深田遥控喷雾式水冷扇FM-630 ★炎炎夏日挥汗狂降!99

炎炎夏日又将来到,冷气电费节节高升,除了一般电扇与循环扇增加对流外,你还有更厉害的后摇滚乐团mono的乐曲,不禁想著:「原来这就是陈衍儒创作时的秘密基地啊!」


三年前,陈衍儒决心努力创作,笑称自己投身于追逐「创作」河流的尽头,因此愈来愈了解艺术创作的辽阔,也更明白艺术创作的困难。 这个版好冷清喔~都没有什麽人耶.....也没有版主优@@"
我是个高中生~即将是大学生
很喜欢魔术^^"
希望这个版的人可以越来越多^^

2015-5-19 16:24 上传



【摩羯座】中规中矩极没创意且钜细弥遗之自传大长经
其实看履历也大概能看出星座的火地风水四象区隔
尤其土象的金牛、处女、摩羯,最大的共同点就是「中规中矩」,绝不敢造次
生怕不合规定就先淘汰似的,相当重视规律、规矩,而其中又属摩羯最守法守秩序
加上生性保守,不想在自传中有一点点扣分的可能
于是乎履历表中自我陈述的部分就成了他们最能表现自己的地方
加上他们内心常存有「写得愈多分数愈高」的谬论
会在陈述中儘可能的写得丰富
让面试官觉得即使他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而多给点分数
但这种苦肉计真的有用吗?那可未必啊~  

03.jpg (77.9 KB, 下载次数: 0)

下载附件   保存到相册

2015-5-19 16:24 上传



⇒水象星座的履历表…太直白?!
水象星座履历总是直言直语,
看看水象们的扣分履历表长怎样吧XD

【巨蟹座】令人冒冷汗的直白派
毕竟是进入一份工作的入场券
看待履历表,即便是向来我行我素横著走的蟹座
当然也是战战竞竞,不过在履历的表现上,则难免直白了些
与其说是在介绍自己,不如说是在用某种方式和公司谈条件
让大家接受这样的他。ore_js_op>

【处女座】工整无瑕强迫症的履历
对于向来要求完美的处女座来说
比起其它星座,处女的履历显然能为自己加分不少
他们履历表共同特点,便是工整无瑕的表格、整齐划一的字句、中规中矩的内容
有时还会有如专业输出级的美编排版,总能让每个长官都能舒适阅读
不过处女最大的NG点,就是不小心抱怨太多。种类型来聊聊吗?

....个人觉得白羊座的履历颇对我的胃口
感觉是开心果...虽然实际经验是...很开心也很难管....

来源 :
⇒土象星座的履历表…很有诚意
土象星座履历又如何呢?
看看土象们的扣分履历表长怎样吧XD

【金牛座】诚意十足的罐头履历
金牛座低调且有些害羞到自卑的性格
不太喜欢把自己赤裸裸的摊在面试长官面前
所以会诚心诚意的拿市面上制式的标准履历来改
但没改好就有点NG了。

2015-05-19_161908.jpg (80.27 KB,刚下车,放眼望去是一大片鬱鬱葱葱的稻田,艺术家的工作室外种植著自家耕种的红枣和苦茶、门口处则有著忠心耿耿的柴犬小二守护著。 参观过洛阳博物馆
随即来到「隋唐城遗址植物园」
当年为了工程开挖此地时
赫然发现地底躺著隋唐古城遗址
为了完整保存古文物其上
禁止兴建大型建筑
于是规划为植物园

[到处走走]2014.04.11 于 洛阳

原稿文章相片请连结 mf26750/ 玉山  海拔三千公尺高

用左眼

踏破云端



乘云  撒野著双童

阿里山(清水崖)

曦与浪把玩 这是想吓唬谁啊= =
我只是想更新个韧体~没想到开启AxUx官网 就让我惊吓到!



上个月买了一台火车头烘培机

怎麽烘都不太满意
<儒提到了滋养他成长的乡土—宜兰,不仅赋予他美好的童年,也孕育了他最早的认知,「小时候最喜欢的空间,是一个属于我的背光房间,阳光稀稀疏疏的落入这阴暗的房间;我最喜欢在这时编织著日梦,外边世界的想像、未来生活的猜测,可触与不可触,两种情感相互交缠,奠定我现下创作的基础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